当前位置: 首页 > 太极名家 >
全球铁矿石谈判上演“太极推手”
时间:2019-01-11 07:3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奪走了青春 点击:

  由于明年的供求形势仍不明朗,谈判双方谁也不愿意先暴露自己的意图,以免陷于被动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崇大海 实习记者宋媛报道

  12月11日,2007年度全球长期协议框架内的铁矿石贸易价格谈判终于在上海“低调”揭幕,全球主要矿山公司与主要钢铁厂商齐聚一堂。据了解,经过几轮预谈判后,在彼此的市场判断经过广泛的论证、谈判立场得到充分的阐发之后,谈判开始进入议价阶段。与去年不同的是,此次三大铁矿石供应商的声音低了很多,态度也温和了很多。

  供应商主动赞助会议餐饮

  “今年中国在谈判组织、经验上都有明显改善,加上全球钢铁工业中增长的供求关系有所缓解,这也影响到了钢铁业对铁矿石的供求关系,因此外方预先提出的涨价幅度指标较以前增长额应该有所下降。”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赵英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而今年10月下旬在青岛召开的“中国钢铁原材料国际研讨会”被业界普遍看成是新年度铁矿石价格谈判前的预演。按照惯例,铁矿石供需双方在会上要对明年的供需形势以及价格走向做出判断。在2005年的会上,国际三大铁矿石供应商众口一词要求涨价,而全球的主要钢铁企业则一致表示反对,会上的火药味相当浓。与2005年的会议不同,今年的谈判,双方并没有直接表态要涨还是要降,只是阐明了各自对明年供求形势的看法,会议的气氛缓和了许多,三大铁矿石巨头还赞助了会议三天的餐饮。如果说2005年的会议是拳击台上赤裸裸的搏击,那2006年的会议就像是中国的太极推手——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在较劲。会下有代表开玩笑说:三巨头赞助餐饮,就说明他们还想涨价,要是接受降价他们干什么花这个冤枉钱呢。谈判双方态度的转变也反映了各方对2007年供需前景的不确定性。对于矿山企业来说,铁矿石供应紧张的局面行将结束。从长远来看,价格下降是大势所趋。在这种情况下,过激的涨价要求不仅不现实,更容易造成与钢铁企业关系的恶化。而钢铁企业虽然也认识到未来铁矿石供需的宽松局面,但对2007年度的供应前景并没有多少把握。2007年三巨头产量的增幅依然会受到多种因素的制约,如矿山、采矿设备、铁路、港口基础设施、人力资源等。上述环节中的任何一环出现问题都可以形成瓶颈,制约产量的增长。加上需求的前景会受到多种因素影响,如全球经济前景、中国钢铁生产增长等。因此钢铁企业对降价也没有多少把握。在这种情况下,谈判双方谁也不愿意先暴露自己的意图,以免陷于被动。

  无须过分关注涨跌

  目前国内外许多分析机构与学者倾向认为2007年铁矿石价格将呈小幅波动,预计波动幅度不会超过10%。具体是涨是跌还要看2007年的矿石供应量、钢材价格、钢厂效益等诸多因素。在这种情况下,过分关注价格的涨跌意义不大。据测算:如果按目前的价位浮动5%,即铁矿石价格浮动2.3美元/吨左右,对生铁成本的影响大约在30元/吨左右。但这只是体现在离岸价方面,反映在到岸价还会受到海运费的影响。由于近几年海运费变化幅度相当大,例如今年西澳到北仑航线的运费最低与最高时相差约7美元/吨左右,巴西到北仑的运费差则高达15美元/吨,这区区2.3美元/吨的差价完全可以被运费差所抵消。在这种情况下,倒是更应该将目光放到运费的变动上。而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韩孟认为,随着中国的运输能力不断增强,中国对铁矿石的价格涨幅承受力也将增强。

  功夫应下在谈判之外

  由于前几次中国代表的“高调出征,失望而归”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今年的谈判显得更为引人关注。业内人士认为,能否吸取教训是今后谈判顺利进行的重要保证。例如:谈判双方的信息不对称是中方失利的一个重要因素,主要体现在矿石供应方对中国的情况掌握得非常清楚,而中国对外方的情况却只是一知半解。众所周知,这几年随着中国钢铁工业在全球地位的逐渐上升,国外对中国的关注程度也大幅提高。目前世界几乎所有的大钢铁企业与矿山公司在中国都设有分公司或办事处,这些机构每年投入大量的精力与费用研究中国的情况。可以说他们对中国钢铁行业与市场的掌握程度不亚于我们自己的企业。而中国企业对外方的情况,特别是对矿山企业的情况了解得并不充分。中国在2006年谈判中所暴露出的问题就充分地反映了这一点。此外,中国媒体对此事的过分关注也有意无意地影响了谈判的进程。价格谈判本是一个商业事件,铁矿石价格的涨跌不仅影响中国企业,同样影响全球各大钢企。谈判机制形成到现在已经有几十年历史了,国际上对铁矿石价格涨跌的态度也相当平静。而国内媒体对此事的过分关注与炒作给这一商业行为蒙上一层政治甚至是民族主义的色彩。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钢铁企业有时甚至是坐等某些机会的流逝,最后不得不接受更大的涨幅。因此,专家建议,中国钢铁产业应该将关注重点应放在谈判以外的事情上,着力解决谈判背后的一些深远问题。例如:加大对国际铁矿石市场的研究力度,关注国内大量小矿山带来的隐患,着力解决国内铁矿石进口秩序混乱等一系列问题。

  《国际先驱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