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极流派 >
对宋词风格流派的认识 (下)
时间:2019-02-15 02:1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岛屿云烟 点击:

以张先、贺铸为代表,张先著有《张子野词》,贺铸著有《东山寓声乐府》。张先、贺铸的词风各有所长,也各有所偏,而气力精健、采藻艳逸,是张、贺二人的共同之处。张先有《天仙子》一词为北宋词中名篇之一:《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瞑,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上片写词人的思想活动,是静态,得平淡之趣;下片写词人即景生情,是动态,有空灵之美。“云破月来花弄影”一句,所以传诵千古,不仅是遣词造句的功力,主要是词人把一天的苦闷忧伤之情,通过生动妩媚的形象委曲传达给读者,让人也分享这一欣悦及无限的美感,同时对作者的精健及艳逸,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理解。

清周济说:“将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清陈廷焯说:“方回词,胸中眼中,另一种伤心说不出处,全得力于楚骚。而运以变化,允推神品。”贺铸的词在精健上与张先是有共同之处的,如他的《青玉案》词: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全词主旨都在开端三句,美人过处,也有微尘细馥随之,人不可留,尘也难驻,目送之芳尘,惆怅极矣。下面全是想象,古人称为“遐思”者也。词人的一片痴情何似而引出词之结句:一句三叠答。所谓闲愁,其意大约相当于今日之所谓“爱情”。作为叠答,草、絮、雨三者皆比喻极多之物,而将这三个极多之物合在一起,又多到什么程度呢?读者可任意想象。

五、典丽工巧

以周邦彦为代表,著有《清真集》。他的词源于柳永,清周济《宋四家词选》说:清真词多从耆卿夺胎,思力沉挚外往往出蓝。而寓于变化,魄力雄厚,文人词的特色明显。他的词遣词造句、用意命笔都十分矜慎,词语精炼,结构严密,思力遒劲,善于化唐人诗句入词,音律谐和,境界已臻高远。《直斋书录解题》说:“长调尤善铺叙、富艳精工。”王国维说:“言情体物,穷极工巧。”从《满庭芳》一词,可见周邦彦词的风貌: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凭栏久,黄芦苦竹,疑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

开头之句写初夏景物极细微,并反映出词人随遇而安的心情。《直斋录解题》说:“清真词多用唐人诗语,隐括入律,浑然天成。长调尤善铺叙,富艳精工。”这词用了杜甫、白居易、刘禹锡、杜牧等人的诗,结合真景真情,运典入化,大大丰富了词的含意。此外,词人把清丽的景物与孤寂相交错,乐与哀相交融,苦闷与宽慰相结合,构成一种转折顿挫的风格。写景生动细致,表现苦闷心情隐约含蓄。《白雨斋词话》评说:“此中有多少说不出处,或是依人之苦,或有患失之心,但说得虽哀怨,却不激烈,沉郁顿挫中别饶蕴藉。”

这一派的词人还有万俟咏、晁端礼、徐申、田为……

六、豪迈奔放

以辛弃疾为代表,著有《稼轩长短句》,其源于苏轼。苏词是“无意不可入、无事不可言”。但苏是以诗为词;辛是经、史、子、集任意驱遣,且自然合度,体制恢宏,风格多样。实际上辛弃疾是一位大才,是既阅历丰富又感情深厚的词人。他的词兼有多种面貌,因此,这就不是学辛弃疾的人都能达到的。

请看辛弃疾的《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恨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这词作者以含蓄的笔墨,写出了对南宋朝廷暗淡前途的担忧。词人把自己个人的感情注入国事之中。春意阑珊,实指国家大事,并非一般词人作品中的绮怨闲愁,从表现手法上看,《摸鱼儿》较隐、较曲,比较接近婉约风格。

七、骚雅清空

以姜夔为代表,著有《白石道人歌曲集》,源于周邦彦而有变化。明杨慎《词品》:“……词极精妙,不减清真乐府。其间高处有周美成不能及者。”为除浮艳变质实为清空。写柔情于健笔,自成一种风格。白石精于音律,有17首带旁谱的词为宋词所仅见。他的词在当代及后世影响都很大。清胡薇元在《岁寒居词话》中说:“白石道人歌曲……词精深华妙……尤善自度腔,音节文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