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极理论 >
宗良:促发展和防风险平衡政策 包含深刻的宏观理论基础
时间:2018-12-07 02:0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你们真沉得住气 点击:

  近几年中国经济在结构优化、质量提升的基础上实现了较高的增速,2017年取得了6.9%的增速,GDP总量达80万亿元以上,对全球经济的贡献达34.6%。即便如此,国际上个别国家和组织对中国经济的质疑也一直不断,质疑指导中国经济建设的经济学理论基础。那么,中国经济为什么能成功?中国经济取得成功的经济学逻辑是什么?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专访的本报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看来,中国经济的成功是必然的,既是发展模式的成功,同时又蕴涵深刻的经济学理论基础和逻辑。他从理论和实际两者结合的视角,分析了促发展和防风险平衡政策的理论和实践。

  宗良认为,当今世界并不存在完全的市场经济模式。实践证明,传统的计划经济模式有其局限,但实践也同样证明,纯粹的市场经济模式是行不通的。美国虽然自诩是纯粹的市场经济,但不过是市场化程度高一些、市场作用大一些而已。中国的成功在于中国走出了一条特殊的道路,即将市场机制与政府作用有机结合的创新之路。

  促发展和防风险平衡政策 包含深刻的宏观理论基础

  2017年7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了三项任务:服务实体经济、防范金融风险、深化改革。2017年10月,十九大报告和随后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作出了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主要论断。接下去实施三大攻坚战,防范化解风险、精准扶贫、防治污染。宗良说:“政策的核心就是促进发展和防范风险,实质是在发展中守住风险底线。”

  中国的成功路径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坚持市场化改革,市场机制的效率和功能得到发挥;二是创新发展了政府作用方式,中国提出并创新发展了宏观调控的政策框架体系。从宏观调控的视角来看,马克思经济学强调了计划经济,凯恩斯理论确立了有效需求的理论。宗良解释,凯恩斯理论特别强调有效需求是有特定背景的,即在供给远远超出需求的背景下提出的,正如在早期供给远远小于需求背景下会得出萨伊定律一样。此时,宏观经济政策的目标是经济增长、物价稳定、充分就业、国际收支平衡。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宏观经济关系中不是仅有总需求,还有总供给,AD-AS模型的出现也说明了这点,供给经济学理论现在比较热也与此相关。实践上,中国提出的政策,比如,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适度扩大总需求,把总供给和总需求两者融为一体。从宏观调控的基本涵义看,目标定位也要有发展,在凯恩斯确定的四个目标——经济增长、物价稳定、充分就业、国际收支平衡之外加上结构优化或调整。从宏观调控广义的层面来看,从马克思经济理论视角看,宏观调控还应有社会全面发展的目标或者制度变革指标,以完善机制和保障协调发展。因为经济增长和充分就业,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统一为一个目标经济增长。考虑到供给侧,一定要有结构优化或者结构调整的目标,只有这样才是合理的。第三个目标是金融稳定,防控风险,守住风险的底线。第四个目标是国际收支平衡。因此,我们可将宏观调控或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确定为四个,即经济增长、结构优化、金融稳定、国际收支平衡。

  中国实践具有创新性和合理性

  从上述目标来理解中国实践的合理性,“‘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恰好体现这四个目标。加上促改革、惠民生,是要更好地达到发展和机制完善。而把经济增长与结构优化结合在一起,对应的就是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宗良说。

  在经济发展中,关键是要处理好发展与防范风险的平衡,发展是硬道理,是主导,同时要守住风险底线。宗良认为,中国的成功体现了两个方面的创新:一是坚持市场化改革,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这是一个重要基础,在未来发展过程中,也一定要坚持这一方向,具体体现就是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二是要让政府发挥较好作用,政府发挥较好作用的重要体现就是宏观调控。宏观调控这个概念,中国人提出来之后,一些人心里面有点不踏实甚至质疑,总觉得在西方宏观经济理论中找不到,只有一个比较接近的宏观经济政策概念。对此,宗良说,宏观调控既是马克思经济学的创新,同时也可以说是西方宏观经济理论的重大发展和创新。既有相应目标,也有相应完整的政策逻辑,还有中国的成功实践。未来可以结合中国实践,进一步完善宏观调控机制,建立相应的理论模型,从而形成完善的宏观调控政策框架和体系。

  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